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公司动态
资讯与公告

解读 | 激活“第一能源”

发布者: tangyujun 时间: 2022/11/18 17:37:47
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“能源评论•首席能源观”。

据国家发改委网站17日消息,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发布《重点用能产品设备能效先进水平、节能水平和准入水平(2022年版)》的通知。通知要求合理划定能效水平,大力推广高能效产品设备,加快淘汰落后产品设备,推动相关产业提质升级。
节能提效也被称为“第一能源”,激活“第一能源”是我国推进能源革命、实现“双碳”目标重要且必要的举措。

今年6月,多部门联合印发《工业能效提升行动计划》。这份文件的“主要目标”中有这样一句话:能尽其用、效率至上成为市场主体和公众的共同理念和普遍要求,节能提效进一步成为绿色低碳的“第一能源”和降耗减碳的首要举措。

“第一能源”概念不仅出现在中国,其绿色价值和经济价值正受到全球认可——国际能源署《清洁转型中的能源安全》报告指出,作为“第一能源”,节能提效位列“清洁转型中实现能源安全的七大原则”之首;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也在《能源效率——欧盟经济的第一燃料》报告中提出,要将提高能效看作世界经济发展的“第一能源”。
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,实施全面节约战略,推进各类资源节约集约利用,加快构建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。完善支持绿色发展的财税、金融、投资、价格政策和标准体系,发展绿色低碳产业,健全资源环境要素市场化配置体系,加快节能降碳先进技术研发和推广应用,倡导绿色消费,推动形成绿色低碳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。
在落实全面节约战略、深入推进能源革命的过程中,激活“第一能源”必要且重要。合理的价格体系、多元化的技术和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将是实现节能的动力。
节能涉及生产和生活两大领域,本期《能源评论》聚焦生产领域,通过对节能政策、技术和模式的阐述和报道,分析节能提效在生产领域落地过程中的现状和症结,探讨在落实全面节约战略的背景下,我们如何集聚多方力量,打造良性模式,实现多重受益,形成内生动力,真正激发“第一能源”的活力。

 

节能优先 降碳必备

“十四五”规划提出,坚持节能优先方针,深化工业、建筑、交通等领域和公共机构节能。过去两年中,不少行业积极践行节能提效,一些龙头或骨干企业的动作引人注目。

在能源领域,国家电网有限公司不断提升节能减排水平,推动能源电力行业转型、引领全社会节能提效,全面开展节能政策宣传和技术推广,拓展能效公共服务。今年上半年,国家电网公司依托“网上国网”向419.79万户高压客户推送能效账单,并为59.82万户高压客户现场解读,提供专业能效分析和科学节能建议。
在工业领域,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挖掘余热余能潜力,开发以高能效为突出特色的产品,显著提升能源转换效率。
在建筑领域,万科集团提出了“制定有雄心可落实的碳中和目标及实现策略”等十条行动策略,除自身加快减排,还将在节能减排中表现优秀的供应链企业纳入“绿名单”,并优先采购。
在互联网领域,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推出“净零行动”,提出“减排和绿色电力优先、抵消为辅”的原则,具体手段则包括节能提效、可再生能源替代、碳抵消等。
节能提效在两方面能发挥的作用对于落实“双碳”目标将非常关键——一是降低能源转型成本,二是避免“达峰点”位置过高。
价格低廉、稳定供给、清洁绿色是人类对理想能源系统的追求,但三者很难同时满足,这就是“能源不可能三角”的由来。近年来,成本高昂影响绿色转型的情况偶有发生。如果将节能提效纳入减碳策略,转型成本就会降低。国际能源署曾基于当前转型政策进行过测算,如快速采取能效措施,到2030年全球每年可以节约高达6500亿美元的家庭能源费用。国际能源署执行干事法提赫·比罗尔指出,提高能源效率是应对目前诸多迫切挑战的关键解决方案,它可以使能源供应既经济又安全,且更可持续。
我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幅在近年明显降低,但不可否认,在碳达峰之前,随着经济稳步发展,我国能源需求和排放量仍将呈现上升走势。中国节能协会节能服务产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孙小亮认为,如果用一条抛物线画出我国长期碳排放走势,那么达峰点的位置越高,碳排放这条线下行的坡度就越陡,这样一来,实现碳中和的难度或将增加。要降低达峰点的高度,减少碳中和“硬着陆”的风险,节能不可或缺。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测算,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将从目前的330亿吨下降到2050年的100亿吨左右,其中,节能和提高能效对实现此减排目标的贡献为37%,高于可再生能源、化石燃料替代、核电和碳捕获利用与封存。

 

绿色转型 新题新解

一位节能服务行业的从业者对记者说,他曾和专家讨论过一个问题:“节能服务行业是否存在天花板、发展空间到底在哪里?”

正如他们所问,过去10年中,我国不少领域的节能改造力度很大,收效也相当明显。但要看到的是,深度节能在行业中所占的比例相对较小,就像中国节能协会冶金工业节能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李新闯所说,冶金行业绿色转型的空间仍然很大。不仅是冶金行业,随着“双碳”目标的推进和绿色转型的深入,不少领域的节能需求和目标发生变化,进而出现了很多新任务、新要求。《2021节能服务产业发展报告》就此提出建议,要从以往单独开展节能改造,向节能与降碳并重转变,不断优化和完善服务内容,依托消费端节能减排的先发优势,积极向纵深发展,同时向供给端和固碳端两头延伸。
在工业领域,节能降耗面临着轻重工业“并驾齐驱”的新任务——传统工业设施平均运行效率为65%左右,仍有较大的节能改造空间,而5G、大数据中心等新型工业领域的节能减排也已提上议事日程。《工业能效提升行动计划》建议,未来加强用能供需双向互动,统筹用好化石能源、可再生能源等不同能源品种,积极构建电、热、冷、气等多能高效互补的工业用能结构。
在建筑领域,随着我国逐步进入城镇化新阶段,建设速度放缓,建筑建造的能耗与排放将减少,而建筑运行能耗和排放将会进一步增大。根据清华大学建筑节能研究中心的测算,2020年,我国建筑运行能耗占全社会总能耗的21%,降低这一领域的能耗将是未来的重点。

在交通领域,根据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的研究,我国公路当前承担了大量大宗货物的中长距离运输,运输行业亟需调整货运结构。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李忠奎指出,需提高智慧交通自动驾驶技术,以提升运输组织效率。
寻找新的空间、解决新的问题也离不开市场模式的助力。国家能源、环境和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张中祥认为,我国节能减排目标绝大部分靠行政手段实现。随着节能减排目标越来越严格,除了行政手段,市场手段亦不可或缺,可以选择碳排放交易替代现有碳税等政策,用市场化手段激发活力。

 

多方发力 多元发展

当前,我国节能事业呈现多方发力、多元发展的特点。全国政协常委、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张勇曾说,节能提效并不只是弥补能源供应不足的辅助手段,更是满足能源需求增长、保障能源安全的重要措施,是降低环境污染、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有效途径,是促进经济繁荣、增强产业竞争力的无悔选择,也是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的重要内容。

为满足能源消费需求的增长,节能行业需要依靠技术,通过深入挖掘行业内部、跨行业的降耗潜力,满足能源需求增长,间接减少上下游行业的能源需求,成为满足我国未来能源需求增长的重要来源。
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,节能行业需要综合运用多种政策手段,并以经济有效的措施,让大气污染防治与温室气体减排发挥协同效应。
为培育经济发展动能,节能行业需要积极发展合同能源管理、能源费用托管等市场化机制,推动创新商业新模式、服务新业态,深化用能权有偿使用和交易试点,建立健全促进全社会自发节能的长效机制。
让政策衔接联动,让技术不断创新,让机制有效有力,要激活“第一能源”,上述三条缺一不可。

(本文由本刊记者张越月执笔)